泰國憲法法院7日中午用三個“不”給看守總理英拉·西那瓦調任一名官員職務的案件作出終審判決:不合法,不合憲,不道德,並由此終結了她的總理職務。至此,自2006年以來全部3名他信陣營的總理,即沙馬·順達衛、頌猜·翁沙瓦和英拉無一例外地被憲法法院用判決手段逼退。
  只是,前兩次判決並沒有結束泰國的政治紛爭,而這一次,同樣未必。
  為泰黨極力維護政府結構
  英拉被判違憲後,她的總理身份自動終結,同時被勒令解職的還有其他9名看守內閣成員。但法庭沒有明確表明政府是否倒台。
  由此,泰國政界兩派8日開始對政府狀態展開激烈辯論。
  在政府一方,執政黨為泰黨立即指派看守政府第二副總理兼商務部長尼瓦探隆·汶頌拜訕出任看守政府臨時總理。尼瓦探隆是他信的又一名密友,他曾任國際商用機器公司(IBM)泰國分公司首席執行官,曾是他信早年創建的計算機公司的高管,後在他信企業擔任首席執行官。在英拉政府中,他被稱為“公關大師”,深諳“形象塑造”之道。
  為泰黨在第一時間指派新總理,意在迅速打消“群龍無首”的擔憂,保持政府的結構完整,表明政府的繼續存在。
  不過這一任命並未得到反對派的認可。案件原告、上議員派汶·尼塔萬8日要求內閣集體下臺。在他看來,隨著總理的解職,內閣已經失去合法地位,更無權挑選指派新總理。他認為,下一步應該由上議院指派一名非選舉總理,負責選舉事宜。
  看守總理被解職的狀況在泰國曆史上尚屬首次。一般而言,總理被法院解職後的程序是,由執政黨或執政聯盟提名人選,併在國會下議院表決,如果提名的總理人選獲得國會下議院半數以上席位的支持則可當選總理。但由於英拉去年底解散了下議院,政府處於看守狀態,因此,為泰黨這次指派總理在程序上確實沒有先例。
  反對他信和英拉的街頭反對派發言人阿卡納·蓬潘8日說,總理被解職後的泰國已經沒有政府,英拉無權指派任何人接替她的職位。現在是一個絕好的機會,組建“人民政府”,推進下一屆選舉。
  英拉或無法再競選總理
  英拉今年2月曾組織選舉,但選舉結果被法院判處無效。新選舉定於今年7月20日舉行。從目前英拉的身份看,她仍有參選的資格。
  看守副總理蓬貼透露,由於憲法法院7日的判決沒有提及英拉國防部長的身份,英拉是否留任國防部長一事還在討論中。此外,英拉還面臨另外一道坎。泰國反貪污委員會自8日中午開始將就英拉在政府大米收購項目中是否存在瀆職行為作出評判,最終決定最快於當天公佈,最晚在本月15日前公佈。一旦反貪污委員會認定英拉有罪,將交付上議院表決,上議院將決定是否對英拉作出5年禁止參政的懲罰。如果英拉被判5年禁止參政,她將失去參加7月國會下議院選舉的資格,也就無法再次競選總理。
  事實上,對泰國政治而言,司法從來就是一件利器,這在過去8年他信集團與反他信集團的鬥爭中尤為明顯。過去幾年間,特別是他信一派勢力掌權時期,反對派有三件武器:一是以“黃衫軍”為代表的街頭政治勢力,他們曾奪機場、占總理府、封道路;二是以陸軍為代表的軍事勢力,他們曾發動政變,併在政治關鍵時刻站隊,以影響政局走向;三是手握判官筆的司法機構。
  過去6個月,反對派為了把英拉趕下臺,以素貼·特素班為代表的街頭反對派搞了數月的街頭政治運動,占領一批政府機構,但由於英拉以守為攻,你進我退,街頭集會最終人困馬乏,無果而散。在此期間,反對派極力勸說軍隊介入,但軍方表態模糊,至少在公開場合不站隊,致使軍隊這件武器暫時擱置。
  反對派因此轉而尋求司法途徑,一是搬出英拉調離國家安全委員會前秘書長一事,指控她濫用職權,二是指控英拉在政府大米收購項目中瀆職。兩個案子原本都不算“大事”,但在特定時期的泰國司法背景下,卻可能對政治產生關鍵作用力。
  泰國司法系統一直標稱自己的獨立性。因為,包括憲法法院、行政法院和大理院(高法)在內的泰國核心司法機構的法官們均非政府指派,而是由王室樞密院和上議院指派產生。但由於在他信問題上幾乎人人有立場,獨立司法系統的公正性似難評判。事實上,三大法院在過去8年間時不時會在政局最關鍵時刻“搞一把”,弄出點大動靜,而且判決結果一般都是對他信陣營不利。這就是泰國《民族報》所說的“司法政變”或“虛擬政變”。
  司法政變對政治的影響絲毫不亞於軍事政變。例如,法院曾解散他信所在的泰愛泰黨,致使他信政黨在遭政變推翻後無法參選;法院曾判他信陣營的111名議員和政治精英5年不得參政,致使反對黨民主黨在選舉中大獲全勝;法院曾凍結他信家族多達數十億美元的幾乎全部資產,致使他信陣營資金被縛;法院曾以參加電視烹飪節目收取車馬費違法為由,裁定政變後支持他信的第一位上位總理沙馬·順達衛違憲,把沙馬推出了政壇;緊接著法院解散了繼任總理、他信的妹夫頌猜·翁沙瓦所在的人民力量黨,頌猜自動失去總理職務;法院還曾以濫用職權、批地謀利為由判處他信兩年監禁,直接阻止他信回國。
  分析
  他信勢力或只能靠“紅衫軍”
  相比軍事政變和街頭示威,“司法政變”幾乎沒有成本,不會導致西方製裁,不會直接造成人員傷亡。但是,他信陣營也並非沒有“武器”。
  就在法院判決後數小時,英拉領導的為泰黨發表緊急聲明,稱這一裁決是“反政府陰謀”,是“虛擬政變”。而支持政府的“紅衫軍”一方已經召集領導人商討對策,據稱北部和東北部地區一些支持他信和英拉的民眾已經開始蓄勢。
  對於為泰黨而言,此刻必須“殊死一搏”。為泰黨的法律顧問波金·巴拉庫拉8日呼籲民眾起來,共同反對憲法法院的裁決,並向選舉委員會施壓,儘快舉行選舉。波金說,現階段局勢非常明朗,為泰黨“受到違反憲法的不公正對待”,“民主黨、素貼領導的街頭反對派和一些獨立機構正在聯合,試圖阻止7月20日的選舉,試圖推舉一位非選舉總理……為泰黨呼籲大家以一切手段抵製法院裁決,抵制非選舉形式產生的總理”。
  從他信勢力的角度看,法院裁決已無法扭轉,軍隊更不可能倒向己方。既然司法路不通,軍事上無依O碌奈ㄒ煌揪噸揮薪滯氛危揮鋅俊昂焐讕薄R圓莞韉暮焐讕丫ㄓ詒駒�10日和14日在曼谷舉行大規模示威活動,抗議憲法法院的決定。
  而反他信的民間集團領導人素貼8日表示,將於5月14日開始組織反政府集會,以“黃衫軍”對抗“紅衫軍”的運動。
  過去幾年,紅黃兩派雖各有動作,卻極少正面交鋒。一些分析師認為,一旦兩派民眾在街頭對抗,街頭政治這一泰國政治的民間延伸形式很可能會失控。就在法院裁決當晚,一名憲法法院法官位於曼谷的寓所遭手榴彈襲擊,屋頂和汽車受損。曼谷多處地點也遭類似襲擊,所幸沒有人員傷亡。
  泰國知名政治評論員8日在《曼谷郵報》撰文說,如果“黃衫軍”拒絕尊重人民的選舉,也別太指望“紅衫軍”會尊重法院的裁決。
  凌朔 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原標題:他信勢力依靠 只剩街頭政治�
創作者介紹

烏龜

di13diiv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